当前位置:西安医院网 > 免费信息

住院期间自杀,医院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西安医院网   发布时间:2019-11-03   

最近一位当事人向我咨询,其表示,自己的家属在住院期间,夜晚一两点穿着医院的病服外出,其后被警方在河里找到,并排除他杀,已知该当事人也向保姆公司雇佣保姆,保姆24小时陪护,当晚正在病房休息,醒来发现病人不见了。当事人为此,问我他可以向谁要求承担赔偿责任,我告诉他,从司法实践角度,医院并无完全的看管义务,如果并非在医院发生意外,且意外的发生医院负有过错或者医院对是否及时送医存在过错,就无法要求医院承担赔偿责任,但是,保姆公司疏于照顾,应当承担一定比例的赔偿责任。

围绕上述案例,我认为应当就医院对患者的安全保障义务的边界问题进行研究,现总结如下:

一、患者因医院有关安全保障设施存在问题,如栏杆损坏导致坠落伤亡,则医院应当根据过错程度承担赔偿责任。

二、如果医院有关保障设施不存在问题,并认定患者系意外受伤,但医院因紧急设施的设置存在纰漏或者其他原因导致未能及时救助患者,导致伤情恶化或者死亡,则应当酌定承当部分责任。

参考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01民终5695号民事判决: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以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为其承担赔偿责任的前提。对徐济响死亡的事实双方均无异议。如徐济响自杀,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对其自杀行为不承担责任。如果系意外坠亡,从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提交的证据分析,其住院楼的设计王家艾、徐玉清、徐玉红未能发现不合格之处,徐济响自身行为不当造成意外坠落,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也不承担责任。在徐济响坠落至六楼平台后,如果医院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对徐济响的抢救,其可能不会丧失生命。医院在六楼没有设置处理紧急情况的入口,在发生紧急事件时人员无法到达六楼,耽误抢救时间,对此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在安全保障方面存有缺陷,应承担一定的责任。对承担责任的比例,根据本案情况,酌定20%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提供的建筑设计规范摘录、屋面平台设计平面图反映,案涉住院大楼符合设计施工规范。本案中确无证据反映徐济响死亡的后果与医院住院大楼的设计施工不符合规范要求有关。但无论徐济响坠楼原因如何,如果能在第一时间获得及时救治可能会增加其生还的几率。根据公安机关的出警记录及医院死亡记录中记载家属报告失踪、发现徐济响到宣告死亡的时间节点来看,不能排除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在采取救援措施方面可能存在一定迟延。一审法院判令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承担的赔偿项目及赔偿比例并无明显失当,本院仍予维持。

三、患者自杀,就算医生未按期巡视,医院一般也不应当承担责任

参考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皖12民终3779号民事判决:本院认为,界首市人民医院作为医疗服务机构,有义务在履行医疗服务合同时尽到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但该安全保障义务作为附随性义务并非无限的,其应限定在与医院这一公益性社会机构所从事的医疗服务活动相适应的合理限度范围内。界首市人民医院已经按照《界首市人民医院分级护理标准》对患者王素清尽到相应的巡视、观察、护理义务;同时,界首市人民医院通过《界首市人民医院温馨提示》、《界首市人民医院健康教育、康复指导单(内科系统)》、《劝阻住院患者外出告知书》等对患者家属的陪护事宜履行了告知义务。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患者王素清跳河自杀,是自身情绪波动、家属未尽到陪护义务综合因素导致的。界首市人民医院已经尽到合理限度的安全保障义务,对于患者王素清跳河自杀的后果不存在诊疗、安全保障等方面的过错。陈丙起等四人要求界首市人民医院承担赔偿责任,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参考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2018)皖0104民初1367号民事判决:首先,患者坠楼显系自杀,而就此危险及防范,院方已经充分尽到提醒和告知义务。自患者入院治疗至离世,院方于不同场合、采不同形式、以不同表述反复提醒和告知其家属患者需要


 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文章:

住院期间自杀,医院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住院期间自杀,医院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提交后需要审核】